国研丨张俊伟: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应遵循“四个坚持”

  俊伟评说 

  资料图片 

  ■张俊伟 

  “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这是中央针对我国经济作出的重大判断。“新常态”下我国经济运行主要有如下几个特征:一是经济增速明显回落,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型;二是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国际产业分工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转型;三是增长动力转换,经济增长由投资拉动向创新驱动转型。完成上述三个转型,不仅是当前全国经济运行面临的主要矛盾,也是粤港澳大湾区(特别是珠江三角洲内地各城市)面临的主要矛盾。这就决定了如下事实:只有创造性地贯彻中央围绕新常态的一系列重大方针和决策(如“五大发展理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健康可持续地发展。 

  具体来讲,就是在谋划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时必须做到“四个坚持”。 

  一是粤港澳大湾区必须坚持转型发展 

  过去几十年,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是在两个大背景下发生的:一是内地的改革开放,二是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分工格局的调整。在此背景下,内地城市充分发挥了廉价劳动力的比较优势,吸引了来自香港、台湾、东南亚等地华人的大量投资;香港、澳门也实现了转型发展。多年来,粤港澳大湾区的定位一直是我国对外开放的窗口,是连接海内外市场的重要桥梁。当前,我国经济已发生一系列阶段性变化,具体如:企业大规模“走出去”,“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跨国公司把劳动密集型产业迁往东南亚国家,甚至“回迁”本土;国内居民收入快速提高,以及国内消费市场的形成等。这些变化要求我们必须坚持转型发展:首先,要扭转眼光单纯朝外的思维定势。既要着眼国际市场,又要注重发挥对内陆腹地的带动作用,在“中国崛起”、世界经济格局深度调整的背景下谋篇布局。其次,要树立全球思维,从全球市场着眼布局生产经营活动,以跨国公司为标准对标企业竞争力。比如,跨国公司把劳动密集型生产环节向东南亚等地区转移以降低成本,湾区内的企业也要积极跟上,否则就有可能在和跨国公司一流产品的“贴身肉搏”中丧失成本优势。再次,要推动生产经营向资本技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环节聚焦,以提高经济活动的附加值。 

  二是粤港澳大湾区必须坚持创新发展 

  创新与创业密不可分。创新是新产品、新技术、新的商业模式替代旧产品、旧技术、旧的商业模式的过程;而创业则是创意、资本、人才相结合,资源配置进行优化重组的过程。要推动创新发展,首先,就要全面深化改革,激发粤港澳大湾区市场发育水平高的潜力。其次,各城市要根据自身产业的特点建设具有地区特色的公用技术平台和创新平台,以塑造、强化地区竞争优势,提升地区产业竞争力。再次,就是推动标准建设。商界曾流行一句话,叫做“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专利,三流企业做产品”。在粤港澳大湾区,许多产业、企业处于全国乃至世界领先地位,自然要琢磨如何塑造产业标准以强化自己的领头羊地位。当然,推动标准建设是创新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具备较高的门槛,对此我们要因势利导,切忌“一哄而上”。最后,则要创新方式方法,充分利用全球智力资源,努力“用世界智慧破解中国难题”“用世界智慧破解世界难题”。 

  三是粤港澳大湾区必须坚持全面发展 

  前面提到,粤港澳大湾区快速发展的一个背景是全球产业布局的调整。毋庸讳言,上述调整过程是由资本主导的,伴随着明显的财富再分配效应。香港当前面临的许多社会问题就和上述效应有关。在上一轮全球产业布局调整的过程中,珠三角地区吸收了大量的国外直接投资,是全球化的赢家。今后,随着经济格局的变化,珠三角(乃至我国整个内地)将会更多地面临全球化的负面效应。对此,我们要有清醒认识,要未雨绸缪,有所作为,努力推动经济社会协调发展。首先,要改变“招商引资”第一、GDP至上的思维定势。长期以来,各地高度重视“招商引资”工作,甚至不惜为此展开激烈的“竞争”。但向资本方过度倾斜的做法必然不利于劳动方,必然不利于缩小收入差距、不利于转变增长方式。我们需要把两者平衡起来。其次,要坚持以人为本,吸引延揽各类人才。香港、深圳是移民城市,大湾区其它城市也严重依赖外来人口。相关研究表明,人口多元化程度和一个地区的经济活力、发展水平密切相关。像美国的硅谷,其人口多元化程度远高于美国其它地区,其经济活力和收入水平在美国也是首屈一指。当前,粤港澳大湾区面临内陆人口回流的压力,更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把改善工作、居住环境,改善创业生态,吸引人才作为重要的工作抓紧抓好。再次,要弘扬包容开放、积极向上的城市文化。现在大家常说:“生活不仅有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当年大批创业者涌向深圳。有人曾评论深圳是“文化沙漠”。事实上,这样的评价是不准确的。当年大家放弃在内地的一切到深圳“打拼”,最终目的是为了释放自己、证明自己,而收入不过是衡量个人成功的最主要标准而已。因此,在喧嚣的商业之下,深圳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底蕴。比如说:思想开放、大胆探索、强调个性、尊重能力、包容失败等。正是依托这种文化内涵,当年深圳人创造了“深圳速度”;在当前经济面临转型的关键时刻,深圳又超乎许多人的想象,率先实现了向创新型城市的转型;目前深圳正朝着国际领先的创新型城市迈进。当前,面对转型发展的多重挑战,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更要着力发掘城市文化内涵,塑造城市独特的性格和品味。 

  四是粤港澳大湾区必须坚持自主发展和高层协调相统一 

  和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相比,粤港澳大湾区具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由于市场观念深厚,再加上远离政治中心,当地人具有很强的自主意识,民间力量足,经济活力高,做事“不等不靠”;二是由于涵盖了特别行政区、经济特区和一般性城市,粤港澳大湾区制度落差大,政策协调难度高。这就决定了我们在谋划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时候,必须坚持“两点论”。 

  (1)要立足于市场机制,鼓励企业、社会、基层政府“大胆试”“大胆闯”。具体如,企业要明确自己的价值主张和盈利模式,不断地强化核心能力;中介组织要充分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为提高社会自我管理能力、改善公共治理发挥积极作用;政府则要坚持错位发展,分工合作,不断提升优势产业的竞争力,不断提升城市的品牌和形象;对于发展中面临的共性问题,也应该鼓励相关城市先行先试,探索合适的解决途径。 

  (2)要循序渐进地推进城市间的政策协调。大湾区各城市间制度差异很大,不可能一蹴而就地消除资源自由流动的所有障碍。应当在加强顶层设计的前提下,从比较成熟的问题入手,如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落实既有的有关自由贸易的相关规定、推动公共服务共享、互认执业资格、联合推动环境保护行动等,逐步提升大湾区城市群一体化建设的水平。 

  (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

  主 编丨毛晶慧编 辑丨蒋帅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http://www.cet.com.cn】  

  责任编辑:

2017-06-30 11:07 阅读:86

版权信息